问答
400-660-1360
全部考试
记住密码
记住密码
已有账号?请绑定
找回密码
重置密码成功

请谨慎保管和记忆你的密码,以免遗忘或丢失

恭喜您注册成功

请谨慎保管和记忆你的密码,以免遗忘或丢失

免费注册
注册即代表同意《用户协议》《隐私政策》
首页 工程 金融 会计 医学 学历 外语 求职 资格
当前位置: 首页 问答中心 土地代理人 正文
我承包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经营果林生态园农家乐,有林权证和营业执照,经营期还有二十年,
用户头像 姜庄莎湘
1回答·21人浏览

现政府要征用这块土地,请问我可以提出哪些赔偿?

我来答
最佳答案
用户头像 futuresoho
2019-07-18 21:45
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已经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请求支付相应份额的,应予支持。但已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备案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地方政府规章对土地补偿费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分配办法另有规定的除外”,此类纠纷法院应作为民事案件受理。在受理土地补偿费分配纠纷案件时,我们应注意的是对用于分配的土地补偿费数额争议提起的民事诉讼不应受理,最高人民法院在该解释第一条第三款中明确规定: “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就用于分配的土地补偿费数额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这是法院在受理此类纠纷时应注意的一个问题 (二)如何确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资格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确定,是解决土地补偿费分配纠纷的基本前提,而确定其资格,应以该“成员”是否在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生产、生活并依法登记常住户口为判断依据。“成员”资格的取得方式有二种,一是通过人口的自然繁衍,生活在特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自然取得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原始取得)。概言之,父母双方或父母一方在该集体经济组织中具有“成员”资格,且依法登记于该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常住户口的出生人员,自其出生时起即具有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二是基于一定事由取得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加入取得),包括婚姻及因一定事由迁入等方式。也就是说通过婚姻及因一定事由迁入等原因,且在该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生产、生活并将户口迁入该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的人员,应当具有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特别是因婚姻已进入该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实际生产、生活,不管他的户口尚在何处,均应认定其自结婚,并实际在该农户中生产、生活时就具有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本案当事人,有因一定原由迁入被告某组的,有因婚嫁进入被告某组的,有因父母为被告某组成员出生在被告某组的,且他们均实际在被告某组生产、生活并依法登记了常住户口,依据承包经营被告某组的土地为生活保障。因此,少分及未分的组民均具有被告某组的成员资格。 另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取得丧失不宜交由村民自治决定。村民自治是我国法律承认的农村社会的基本治理方式。但由于我国民主制度和民主观念特别在广大农村地区不发达,多数利用形式上的民主程序剥夺少数人的合法权益。如果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交给村民自治决定,那么对新加入成员或其他特定人群,很可能出现依民主议定程序后,否定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后果。因些,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在法律做出明确规定之前,是作为裁判者的审判机关的权利。 本案中被告某组正是利民主议定程序,以部分组民上户未经其同意为由,否定了他们为某组组民的资格,从而剥夺了他们对土地补偿费的分配权。 (三)如何看待“贡献与权利相一致”的矛盾 农村集体土地是集体组织全体成员的基本生活保障,是集体所有的自然资源,始终存在保障全体集体成员的基本生活功能,集体土地的形成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个人劳动或贡献没有关系。土地补偿费在性质上是对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的补偿。土地补偿费的分配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收益分配不同,它并不考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对集体经济组织贡献的大小,只要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即应当享有均等分配土地补偿费的权利。可见,土地补偿费的受益主体是该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全体成员,在分配中强调“权利义务对等”就不具有合法性及合理性。土地补偿费分配权是基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身份而产生的,应“平等性”地保障,也是对基本人权的依法保护。因此,基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而分配的土地补偿费应当均等,而不能以贡献与权利义务一致为由对不同的人差别对待。其表面看似具有公平性,但实质包函着人格的歧视,是对人权的侵害。 (四)集体经济组织“村规民约”效力如何认定 在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确定和具体分配上,多数集体经济组织都通过村民会议等形式制定了“村规民约”,对这方面的内容予以了规定,并多年按此操作。土地补偿费分配纠纷起诉到法院后,就涉及“村规民约”效力问题。作为被告的集体经济组织常以经过村民大会讨论为由,要求法院支持“村规民约”内容,认为这属于其自治范围。 对这个问题,笔者认为,法院在不违背国家法律的前提下,应尊重和支持集体经济组织合法的自治权,以促进农村民主建设。很多“村规民约”虽然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经过村民大会讨论通过,但程序合法的东西并不必然表明内容就合法。因此,对“村规民约”在案件审理中应进行程序和内容合法性审查,对制定程序和内容均合法的,应予以支持,尊重村民自治;对程序、内容均不合法或程序合法但内容违法的就不应支持。很多“村规民约”明显带有对“外来户”人格歧视或“重男轻女”封建色彩,或把超生子女进行比例折算,这些内容明显违背宪法男女平等和人权原则。对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条第二款也是禁止的:“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讨论决定的事项不得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不得有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合法财产权利的内容”。对“村规民约”内容部分违法,部分合法的情况,在案件审理和裁判中可以对合法的部分内容予以支持。 本案中某组认为,土地征收款分配方案是某组通过群众集体讨论所形成的,既没有违反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更没有损害原告的合法权益。在分配土地补偿费时,制定了“迁入与原有户区别对待”的条款。该条款以充分体现村民自治为晃子,以强调“村规民约”的效力为借口,其实质侵犯了少分及未分的组民的人身权利,损害了其的合法权益。违反了法律、法规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益的规定,属无效条款,应予调整。